新闻动态

海运费暴涨、货主需求“溢出”,中欧班列从中受益多少?

发布时间:2024-07-04    232 次浏览

 

“去年,中欧(亚)班列全年发送货物近200万标箱。其中,我们运营的集装箱货量已接近70万标箱,今年公司的目标是超越这一业绩指标。”6月25日-27日亚洲物流双年展期间,中欧班列西部通道运营商——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总裁阿列克谢·格罗姆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

中欧班列是往来于中国与欧洲及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集装箱国际铁路联运班列,迄今为止已有十余年的发展历程,是名副其实的亚欧贸易“黄金通道”。
在中欧班列往返欧洲的线路上,九成集装箱经过西部通道进出(连接中国和欧洲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三国的运输走廊)。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就是由俄、哈、白三国铁路公司等比持股,在三国境内为中欧班列提供过境运输服务。

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表示,近几年,中欧班列涌现许多新的货源地和目的地,原先只是过境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现在也成为中欧班列主要目的地之一。就俄罗斯或白俄罗斯出口中国货物而言,矿肥和化工的运输量占据相当大比例。此外,向中国供应俄罗斯食品和木材的需求也在日益增强。


地缘政治不稳定性影响贸易方向过去几年,欧亚大陆物流市场发生明显的运输方向变化。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向界面新闻提供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欧洲双向运输的货运量占公司货运总量的91%;2022年和2023年,中国与欧洲间的运输量明显减少,占比分别下降至60%和30%左右。

与之相对应的,2022年和2023年中国-俄罗斯/白俄罗斯双向运输的货运量占比显著提升,到2023年占比已经达到六成以上。

但是到2024年局势再度扭转,中国与欧洲之间的双向货运量占比逐步回升,今年前五个月达到公司货运总量的50%左右。

阿列克谢·格罗姆称,地缘政治的不稳定是影响货运量或货运地点的最主要原因。“一是地缘政治不稳定迫使货主不得不调整其销售区域;其次,部分国家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导致贸易形势有所变化;三是红海局势”。

随着地缘政治不稳定性逐渐显现,中欧班列的重要性也愈发凸显。

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表示,当前红海局势动荡,海运存在一定的风险,货主倾向于选择更可靠、更稳定的线路。稳定性之外,铁路运输还具有速度上的优势,相比海运快了三到四倍。同时,可以保证货物的完好性,数据显示,2023年从中国到欧洲的货物运输实现零丢失、零损坏。此外,铁路可以定点、有规律地发车,受气候因素影响较小。

“原先我们认为只有货值比较高的产品,货主才倾向于采用铁路运输。因为既要及时地送达,又要在运输过程中要保持货物的完整性。”阿列克谢·格罗姆告诉界面新闻,但是通过近年的实践发现,从最便宜的塑料类制品到最贵的汽车,各类客户都在采用铁路运输服务。

红海危机蔓延,海运、铁路运价齐上涨自2023年底爆发的红海危机,至今还在持续发酵,由此推动海运价格一路暴涨。

上海航运交易所6月29日发布的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周度报告显示,中国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表现良好,多数远洋航线市场运价继续上涨,综合指数继续上行。6月28日,上海出口集装箱综合运价指数为3714.32点,较上期上涨6.9%。
海运承压后带来明显“溢出效应”,不少货主转向铁路运输,需求涌入带动铁路运价一同上涨。“公司仅负责中欧班列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部分路段的运营,运价有微调,但增幅不大,约200美元。” 阿列克谢·格罗姆表示。

他还提到,从整个中欧班列来看,自年初以来,铁路运价相比年前上涨明显,大约超过几千美金。根据客户反馈来的信息,目前40尺的集装箱运输价格已经涨到1万美金。海上运输的费用增长更快,现在较两三个月前已上涨数千美金。
“目前欧亚大陆运输的核心问题并不是运价高低,而是基础设施的全线保障能力。” 阿列克谢·格罗姆称,从当前情况来看,中欧班列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运力不足。原因就在于,中欧班列跨境运输需求出现了意料之外的增长,这种趋势在年初时难以被准确预测。

界面新闻了解到,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的三方股东正推进一系列举措,旨在未来两到三年内显著提升铁路运输能力。

首先是积极扩展和升级现有的基础设施,同时建设新的设施。其次,编组超长集装箱货运列车。通过超长集装箱列车编组技术将两列中国列车合并为一列超长列车,或将三列中国列车合并为两列超长集装箱列车,编组后的列车再开往欧洲或欧亚经济联盟国家。第三个是西行与东行货物运输量的均衡,确保运输流向的协调与高效。

进一步延长列车长度、提升数字化水平由于技术、基础设施、数字化、客户服务等4个方面不断完善和提升,中欧班列运输正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最主要的一个变化体现在,数字化成为物流领域重要的竞争要素,沿线各个国家数字化的发展十分迅速。

“我们认为,虽然从中国到欧洲的每一个国家内部都有很强的数字化运用,但是不同国家之间数字化的对接做得还是不够。比如统一的数字化运单、数字化海关、数字化边检等。”阿列克谢·格罗姆称。

他提到,目前中国和俄罗斯/白俄罗斯之间的进出口已经实现电子化运单,但从中国到欧洲很多还是使用纸质版的文件。“我们希望能够和合作伙伴一起实现过境运输上的电子运单。”

欧亚铁路物流股份公司三方股东在探讨提升铁路运输能力的具体项目时,也聚焦在实现统一数字铁路运单及其配套文件的转型。这一过程中,传统的纸质文件逐步被“数字形式”所取代,即通过电子文件流转技术,实现文件的无纸化、数字化处理。

阿列克谢·格罗姆还向界面新闻表示,中欧班列发展至今,中国铁路方面出现一个积极明显的变化,即列车变得更长、能够承载更多集装箱。他回忆称,2015年时,中国的一辆列车上有41个标准集装箱,到今天已经能够搭载55个集装箱。也就是说,同一条铁路运力增长了30%以上。

“公司的三方股东,俄罗斯铁路、哈萨克斯坦铁路、白俄罗斯铁路和中国铁路正在洽谈进一步延长中国集装箱列车长度,这一举措将能够在现有的铁路基础设施上,实现货物运输量的显著提升。”阿列克谢·格罗姆透露。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