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疫情、俄乌战争、内循环造成的供应链压力,预示着“全球化战略”即将终结

发布时间:2023-05-26    415 次浏览

 

塑造2022年海运市场的三个关键因素是:集装箱繁荣期的结束、俄乌战争以及中国经济放缓。回顾2022年,可以看到每个驱动因素是如何影响运价和运量的。结论是:供应链的压力终于迫使世界各国重新思考“全球化”。或许,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开始的世界经济全球化进程行将终结。

集装箱航运业的繁荣终于结束了

2022年年初,滞留在美国港口等待的集装箱船的交通堵塞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1月9日,有109艘集装箱船在洛杉矶/长滩附近等待,美国所有港口加起来约有150艘集装箱船等待。

2022年,集装箱航运即期运价从2021年的高位回落,但在第一季度受到拥堵和库存增加的提振,仍异常强劲。对于美国进口商来说,从5月1日开始谈判2023年年度合同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他们同意把合同运价提到史无前例的高度。

2022年春天,南加利福尼亚州的排队船只数量逐渐减少。但就像打地鼠游戏一样,美国东海岸和墨西哥湾海岸港口出现了拥堵。托运人担心7月1日西海岸港口劳动合同到期后会出现混乱,很多货主将货物转移到东海岸和墨西哥湾海岸的港口。

由于无法忍受在洛杉矶港的超长排队,许多集装箱船转而驶往东海岸的港口,比如上图的萨凡纳港。 (Photo: Shutterstock/Darryl Brooks)

到7月底,由于东海岸和墨西哥湾沿岸的拥堵,全美国在港口外边锚地上等待靠泊卸货的船只数量一直回升到150艘左右,这是第二次高峰。

自那以后,等待的船只数量一直在下降。西海岸圣佩德罗湾的洛杉矶和长滩港的船只长队实际上在8月底就消失了,并在11月正式宣布清零。到12月,在美国所有港口等待的船只总数已降至50艘左右。

美国8月份的进口量保持强劲,但从9月份开始大幅下降,主要是西海岸港口的进口量下降。到11月,全国范围内都出现了下降。

2022年上半年的即期运价温和下跌趋势,到8月和9月加速,即期运价断崖式下跌。从10月开始,即期运价下降的速度已经放缓。

即期运价评估。单位:每40英尺集装箱美元(美元/TEU蓝线:上海至洛杉矶即期运价;绿线:上海至纽约即期运价。

即期运价已跌至当年年初签订的年度合同运价之下,这令签署这些合同的货主感到沮丧。在许多情况下,年运价在合约中期被下调,更多的货运量被转移到即期。

鉴于即期运价不断下降,合同运价将在2023年中期(如果不是更早的话)开始下降。鉴于大量新船即将下水,远洋承运商未来将面临重大挑战。

然而,航运公司还远未陷入困境,每季度仍能收入数十亿美元。利润直到2022年第三季度才见顶。集装箱船运营商正带着巨大的现金缓冲进入低迷周期。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前方有一条穿越雷区的道路。

俄乌战争重振了油轮业

新冠疫情不是一只“黑天鹅”,而是一种已知的风险,但它对航运产生了类似黑天鹅的影响。就在2022年初疫情缓解之际,世界贸易又被另一个历史性事件动摇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发了二战以来规模最大的武装冲突,而且这场冲突可能在一瞬间变得更大。

集装箱航运受到的影响有限。主要航运公司立即“自我制裁”,并停止了对俄罗斯的服务。考虑到俄罗斯的集装箱货运市场规模较小,这场战争对集装箱航运公司几乎没有影响。

相比之下,油轮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

首先,俄罗斯限制了向欧盟输送天然气的管道,然后有人炸毁了管道。欧盟需要在当年冬天之前填满其库存,这促使一队液化天然气油轮从美国海湾运送货物。

液化天然气货物的利润飙升至如此之高,以至于租船人在长期合同中抢购了大部分剩余吨位,以免错过机会。由于缺乏即期船,LNG运输即期运价上升到每天50万美元左右,这是历史上任何一种货物运输船支付的最高日运价。自那以后,运价又回落到每天20万美元。

液化天然气(LNG)运输船的运价超过历史上所有船种的运价(Photo: Shutterstock/VladSV)

2022年6月,欧盟投票决定从12月5日开始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原油,从2023年2月5日开始禁止从俄罗斯进口成品油。贸易路线在这些日期之前就开始改变了。更多的俄罗斯出口流向中国和印度。欧盟用来自美国、巴西、西非和中东的原油和成品油取代了从俄罗斯的进口。

替代航线的更长的航行距离推高了原油油轮和成品油油轮的即期价格。

随着2022年接近尾声,最大的问题是欧盟对油轮保险的制裁将如何影响俄罗斯对非欧盟国家的出口。七国集团(G7)和欧盟(EU)的限价计划旨在防止制裁导致产量大幅下降,同时仍能抑制俄罗斯的石油收入。它可能在实践中起作用,即使在纸上没有。

无论价格上限发生了什么,对原油和成品油油轮船东来说,2022年都是丰收的一年。股票投资者和交易员从战争中榨取的油轮运价中获得了回报。如果说2021年是集装箱股票牛年,那么2022年就是油轮股票牛年。

中国经济与中美关系

在航运业中,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重要。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干散货进口国,最大的原油油轮租船国,第二大液化天然气进口国和最大的集装箱出口货物来源地。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造船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集装箱制造国,中国的工厂建造了世界上90%以上的集装箱。中国拥有世界最繁忙十大集装箱港口中的七个。每一年,中国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占世界港口集装箱总吞吐量的35%以上。

中国码头行业明显感受出口大幅下降的后果 (Photo: AP Photo)

当中国陷入困境时,航运业也会陷入困境。中国在2022年跌倒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中国2022年的GDP增速仅为3.2%,远低于2021年的8.1%。投资银行Evercore ISI估计中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率仅为2%。

中国对干散货进口的需求受到房地产开发危机和新冠疫情封锁的双重打击。大流行封控措施减少了居民的流动性,抑制了燃料需求,从而抑制了原油和成品油的进口需求。封锁打断了集装箱的集疏运通道,扰乱了集装箱化货物的供应链。

美国从中国的进口放缓速度快于整体进口。美国的《中国黄皮书》首席执行官利兰·米勒警告说:“中国的增长故事现在已经结束。”

中国经济低迷只是影响航运业发展的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是地缘政治紧张。首先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中国对俄罗斯表示“合作无上限”。然后是台湾海峡的实弹军事演习。

航运市场参与者现在正在公开谈论和计划中美之间未来可能爆发的战争。与新冠肺炎疫情和乌克兰-俄罗斯战争一样,美中军事冲突不符合黑天鹅的定义,但却预示着与黑天鹅相关的严重后果。

标普全球(S&P Global)运输咨询总监保罗·宾汉姆说:“考虑到地缘政治上可能发生的事情,2022年发生的事情放大并强调了,依赖中国低成本的稳定供应是愚蠢的。”

Flex LNG(NYSE代码:FLNG)首席执行官Oysteinin Kalleklev表示:“对于能源运输而言,未来的美中战争几乎不值得担心,因为后果太大了,以至于绝对不可能发生。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都完蛋了。跟这件事情相比,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看起来就像道路上的一个小障碍物。你会经历前所未有的能量冲击。整个世界经济都会停止。”

供应链压力迫使世界各国重新思考全球化

低增长、高通胀和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正使全球贸易格局面临威胁。

自新冠疫情大流行开始以来,供应链遭到破坏,迫使许多企业重新思考全球化生产的功和过。

《经济学家影响》(Economist Impact)受迪拜世界港口公司(DP World)委托撰写的新报告《贸易转型》(Trade in Transition)揭示,在供应链中断、保护主义政策、地缘政治危机和通胀压力的推动下,人们对待全球化的态度和方式发生了重大转变。

该公司对3000多名企业高管进行了调查,考察了他们应对疫情的经验、对政府政策的信心以及全球贸易流动面临的供应链压力。调查发现,96%的公司因地缘政治事件而改变了供应链。这一比例是一年前进行类似调查时的两倍。

《经济学人影响》实际负责人约翰·弗格森说:“向区域化和回流的转变是急剧的,但考虑到成本上升、风险增加以及政府激励或要求这样做的三重威胁,这并不令人意外。过去几十年,企业只需要关注贸易的经济方面,即价格、质量和交货。现在,他们必须考虑其他非经济因素,如恢复力和可持续性。所有这些都使供应链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在调查结果和全球贸易模式的变化中都看到了这一点。”

调查发现,将制造业和供应商从远东地区和其他遥远的国家转移到本土市场的公司数量是2021年的两倍。同样重要的是持续的通货膨胀压力和足够灵活地向稳定和透明的市场扩张。

报告称:“在新冠肺炎大流行和地缘政治事件的背景下,俄乌战争和美中紧张关系,给企业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为了应对由此造成的供应中断,以及预期中的2023年贸易活动放缓,企业正在专注于提高长期的抵御能力,以使自己免受未来冲击的影响。”

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认为,通货膨胀威胁将对未来两年的贸易产生最重大的负面影响。

报告认为:“通胀压力体现在供应短缺导致的投入成本,以及能源成本高企和航运能力受限导致的运输减少。在货币紧缩的情况下,欧洲、北美和亚太地区的企业预计,由于产量和需求减少,出口将比正常情况下降1%。”

报告还称,如果通胀压力持续,中东和南美的出口预计将受到最大冲击,分别下降3.52%和2.74%。只有非洲的出口有望增长0.26%。

世界分裂为几个贸易集团也被认为是国际贸易增长的一个限制因素。

报告称:“除了乌克兰战争,美中紧张关系和网络战也在阻碍全球经济的有效运行。这导致了越来越多的保护主义政策,如美国基础设施法案和芯片与科学法案,这些法案旨在激励和优先考虑美国和北美的制造业。类似的保护主义政策正在世界各地涌现,导致全球贸易体系进一步分化。”

尽管如此,企业仍在试图利用“小范围增长”。

世界贸易组织(WTO)预计,2023年世界商品贸易量(平均货物进出口)将比去年增长1%,而2022年为3.5%。

迪拜环球港口公司(DP World)董事长苏尔坦?艾哈迈德?本?苏拉耶姆表示:“随着企业被迫适应新的挑战,这份报告是全球化正在发生变化的切实证据。通过使生产更接近最终客户,企业可以减少供应链中涉及的接触点数量,并增强全球货物流动的弹性。但贸易环境一直在变化。改变这些趋势的下一个挑战是区域性市场面临的经济放缓。”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