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疯涨的外贸订单!被吃掉的利润......

发布时间:2021-10-14    210 次浏览


去年,受海外疫情影响,圣诞订单曾遭遇严重冲击。今年,许多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大幅增长,但却普遍面临着出货难题。
“我现在有点忙,客人正在验货,半小时后再和您细聊。”近日,记者致电浙江省宁波市某小型外贸企业时,企业主小陈(化名)略显疲惫,但语气中也透露出喜悦。

随着我国外贸的持续复苏,像小陈这样整日忙着接订单、生产、验货似乎已成外贸人的常态。“去年的出口额大概是200万美元,今年预计能达到1000万美元。”一家小龙虾出口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从增长的订单量来看,外贸行业A面确实风光。但海运价格不断攀升,集装箱“一箱难求”,也让不少外贸企业尤其是中小微出口企业不得不面对物流不畅、运费高企的行业B面。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小陈给记者回电。聊起最近的业务,小陈表示,“今年整体的订单情况确实远远好于去年。”不过,她话锋一转,“当前集装箱严重紧缺,去年以来受到疫情影响,很多到国外的集装箱无法返回,导致我们现在出货困难。如今一个40HQ的集装箱,运费就至少要15000美元。我们采用FOB交易方式,运费由客户方支付,最近有个德国订单,客户虽然订到了集装箱,但觉得贵就要求暂缓出货。另外,部分外贸同行是自己支付运费,有时候一箱货都不抵一个集装箱的运费。”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8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每年6-8月是圣诞用品出货高峰期,但今年考虑到海运滞港风险,海外客户普遍通过线上看货和签单的方式提前下单。部分订单已较往年提早出运、完成交货,还有部分订单由于订舱困难或运费过高,积压在国内仓库,给企业经营带来压力。
圣诞订单:海外客户下单时间早了2到3个月!
浙江义乌国际商贸城,这里聚集了几百家圣诞用品商户,全球三分之二的圣诞用品都来自于此地。
张泽兴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已经做了十几年的圣诞用品生意。今年,他原本是按照往年的节奏备货,没想到,海外客户下单时间早了2到3个月。“今年的圣诞订单,客户下单时间比往年要早很多,现在已经陆续进入出货阶段。”张泽兴说。
全球圣诞用品主要由中国供应,义乌作为中国重要出口基地扮演着“晴雨表”的角色。义乌商务局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义乌各类新款圣诞挂件、圣诞贴纸、圣诞摆件等外商询价较多,订单攀升。
东莞是圣诞订单的另一个重要基地。东莞市富里居家居礼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博扬介绍,“今年,客户下单时间确实比往年要早,我们主要生产中高端产品,受疫情影响,欧美国家的消费能力也受到影响,这对我们的圣诞订单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我们今年的订单比较平稳。”
订单急速增长,受困“出海难”


对于许多外贸企业主而言,虽然圣诞订单有所增长,但他们却普遍面临着货物出海难的现实烦恼。
2020年下半年以来,欧美港口受疫情影响,导致空箱回笼缓慢,再加上国外一些港口的罢工、船舶延误、港口拥挤等情况,缺箱现象更加严重。在多重因素影响下,海运价格一路攀升。
有外贸企业表示,国际物流价格疯涨且拥堵不堪,上百万棵圣诞树无法及时出发前往海外,年出口额约1.5亿元人民币的企业,不得不耗费200万元,专门租1万平方米的仓库用于堆放圣诞树。
被吃掉的利润去了哪里?
除了要面对出海难题外,因为疫情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今年,国内许多圣诞用品企业面临着订单利润被吃掉的情况。
原材料涨价、全球运费上涨以及运输不畅等诸多不利因素波及中国外贸企业的圣诞产品出口,不少企业反映今年圣诞出口高峰期面临着“有生意但没有利润”的情况。
多位外贸企业负责人介绍,今年的圣诞订单,价格跟往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等于说,企业得自己消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对于众多出口型制造企业而言,一方面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一方面是下游实际成品价格提不上去,这使得夹在中间的制造业利润被大幅度挤压。据了解,今年以来,纺织服装原料几乎是全线开启上涨模式。棉纱、短纤等纺织原料价格一路上涨,氨纶价格更是比年初翻了好几倍,目前价格高位震荡,产品仍然供不应求。今年6月下旬以来,棉花开启新一轮趋势性上涨,至今累计涨幅超15%。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逐渐侵蚀着成衣的利润,这让不少服装加工企业经营压力倍增。
另外,人民币升值对出口企业的利润蚕食同样明显。银辉玩具负责人肖文典算了一笔账,今年在海外疫情的影响下,的海外订单一直在波动,加上人民币汇率的大幅上扬,企业预计有8%左右的利润被吞噬。
令企业头疼的还有招工问题。高峰时,富里居公司曾拥有500名工人,如今,只有数十人,“现在招工成本越来越高了,年轻人都不愿意进工厂上班”。
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众多外贸企业的圣诞订单做下来,利润几乎被吃掉。
东南亚订单流失,多家纺织企业濒临停产!

日前,丹麦知名服装品牌Bestseller再次发布一则声明,出于对制衣厂防疫措施的担忧,在疫情风险没有解除之前,Bestseller将暂停向缅甸制衣工厂发送新的服装订单。

此前,世界劳工联合会(IndustriALL)及缅甸生产、工业/手工业劳工总会(IWFM)联合发布了一则声明,2名IWFM成员感染新冠后不治身亡。此外,工厂100多名工人组织负责人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


Bestseller是成立于丹麦的知名流行时装企业,旗下拥有多家知名服饰品牌。Bestseller在全世界拥有上千家直营店,代理商更是多达6000多家,但它并没有自己的加工厂,它的主要供应商分布在欧洲及亚洲。

从Bestseller集团发布的声明中得知,在作出暂停向缅甸发送订单的决定后,有可能引发人权相关问题。对此,Bestseller集团会肩负起相应的义务与责任,因此不会取消已经下发的订单。Bestseller服装集团相信现有的订单,能够为缅甸制衣厂工人衣食住行带来一定的帮助。
受各种因素影响,原本就疲惫不堪的缅甸制造业及生产业,多次迎来了巨大的打击,已有多家运转困难的外资暂停在缅项目,在营商环境变好之前不再继续投资计划。
缅甸订单涌入现象不明显,缅币持续贬值

印度、越南等国家疫情失控后,订单是否流向缅甸、柬埔寨等周边国家?受限于缅甸政局不稳定,很多客户不敢贸然在缅甸多下订单,订单涌入的现象并不明显。缅甸的经济接连遭到重创。今年以来缅币持续贬值,缅币汇率创下历史最低纪录。自2月初至今,缅甸央行已累计30次向市场投放逾1.1亿美元以稳定缅币汇率。

8月以来,缅甸央行已分六次向汇率市场投放2300万美元,但缅币近半年来贬值近20%。货币贬值使得食品、药品价格面临较大上涨压力,银行取款限制导致的现金流紧缺也使得很多企业和贸易难以保持运转。
缅甸仰光一家制衣厂负责人吴女士向记者表示,疫情对缅甸工厂的运转影响不大,影响最大的因素是年初的政局不稳。制衣厂主要从中国采购原材料,接欧美、澳大利亚等地的订单加工成品衣服再发往国际市场。年初政局不稳定,很多企业倒闭关门,由于未来局势不明朗,很多顾客不敢在缅甸工厂下单,从5月20日至7月20日,整整两个月吴女士的制衣厂都没有接到新的订单。
雪上加霜的是,原材料和运费价格上涨进一步削弱了缅甸制衣厂的利润。以海运为例,往年吴女士从中国采购原材料运到缅甸,约2000美金一个货柜,现在涨到约四五千美金一个,翻了一倍。海运昂贵,陆运也由于中缅边境的关口疫情防控而被迫绕道越南、柬埔寨再到缅甸。

柬埔寨承接部分订单转移

以制衣制鞋业为经济发展主要收入来源的柬埔寨,承接了部分因疫情影响而转移来的订单。
在柬埔寨生活20余年的华人张亮表示:“确实有部分订单转移到了柬埔寨,我们工厂有7000多人,最近订单一直都在呈上升趋势,我们还在扩大厂房。”
由于疫情控制政策不同,出现疫情后,柬埔寨当局不会立即叫停工厂。“疫情发生以来,工厂一直都没有停工,如果工厂内出现疫情,需要看患病的人数比例。如果患者很少,工厂就可以自己处理,让工人在家休息,柬埔寨政府不会直接叫停生产,如果叫停,很多民众会失去生活来源。”张亮说。

张亮以干丹省为例介绍,干丹省有大大小小200多家制衣制鞋厂,来品加工制造业已经成为柬埔寨的支撑性产业。2020年疫情发生后,柬埔寨旅游产业遭到重创,全球知名的旅游景点吴哥窟游客数量锐减,从事旅游行业的民众失去收入来源,柬埔寨政府更加重视制造业稳定。
柬埔寨的疫情形势同样不容乐观。9月6日,柬埔寨新增528例确诊。截至9月7日下午13时,柬埔寨累计确诊约9.6万例,累计治愈约9.1万例,累计死亡1981例。目前Delta变异病毒已扩散至23个省市,仅剩白马省和桔井省未受波及。


一直以来,劳动力成本便宜是东南亚国家的竞争优势之一,不少附加值低的工厂从中国转移到了东南亚国家。1999年,张亮初到柬埔寨,柬埔寨籍工人底薪约30美金每个月。今年,柬埔寨制衣制鞋工人的底薪涨到了195美金,加班费是1.5倍,订单量大的时候工人一个月到手约300美金。
张亮认为,越南疫情严重对部分企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部分越南的订单转移到了柬埔寨,坏处是有些工厂的原材料需要从越南采购,越南多个城市封城工厂停工,工厂经常出现物料紧缺的情况,只能紧急从中国国内采购。不过,越南疫情对箱包加工厂影响不大,箱包加工厂的原料基本来自中国。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