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深度洞见|单点突破,系统协作:港口保障全球海运商贸供应链畅通举措探讨

发布时间:2021-11-22    232 次浏览


新冠疫情的发生与演进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多超出预料的巨大变化。作为全球商贸供应链最重要的支持保障运输形态,全球海运行业当前所经历的港口拥堵、箱/舱紧张、运行周期延长、运费飙升等多维度的极端现象,已经开始逐步对全球商贸流通的效率与秩序,以及不少经济体的生产和生活成本产生负面影响。

2021年9月底VesselsValue的数据显示,当时全球港口共有427艘集装箱船排队等待泊位,与9月初的376艘相比增加了14%。同期根据eeSea数据,在上海和宁波港外等待装运出口货物的船舶截至9月24日达到154艘,是美西港口的两倍多,仅一周时间就增长了48%。

就成因而言,当前严峻的全球海运供应链异常尤其是港口环节的拥堵局面是由多方面的因素所造成的。

首先,新冠病毒还是会不可避免地击中港口作业人员,进而对港口运营的连续性和作业产能迅速产生巨大冲击。国内的青岛港、宁波港、盐田港都在确认病例出现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运营波动和放缓。而海外由于疫情阻断不利,港口工作人员以及地面集疏卡车司机中的确诊数量更多,对码头自身的运营以及地面集疏运的负面影响更大,持续时间更长,有些港口阶段性关闭,演进成为一种系统性破坏。

其次如台风等极端天气的出现,也会在短期系统性地重挫港口的作业能力,对本就脆弱的运营节奏造成进一步的影响,多种因素叠加造成的影响往往需要更长的时间进行消化和释放。

再次,近期欧美经济体的生活消费开始恢复,尤其是开始逐步进入年底节日物资消费的库存建仓期,对进口物资的需求量显著上升;同时中国良好的国内疫情控制为充分释放“世界工厂”的卓越产能提供了条件,中国至欧美航线的运输量开始出现单方向的强劲增长,这与目的地港口本就出现的作业产能滑坡组合在一起,迅速产生连锁反应:到达的船只无法及时靠岸,集装箱卸载缓慢,卸载的集装箱陆地疏运迟缓,大量的可用产能不得不进入无效的排队和等待序列,进一步降低整个供应链的通量和效率,形成恶性循环。

估计当前海运商贸供应链的动荡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同步地也需要在各个环节进行调整和应对。仅就港口环节而言,可以从人员、时间、空间、技术效率、上下游衔接与片区协作角度综合部署实施应对举措。

01

人员维度

港口作业有相当高的专业性,无法在短期内聘用大量临时人员,因此对既有作业团队的保护和维持非常重要。中外港口都应做好常态化的无死角的疫情防控,包括货物、船只、器具的消杀后放行,以及对港口作业人员自身的保护(疫苗接种以及工作时的物理防护)和相对高频的健康监测。既要系统性地减少病毒传播的机会,也要做到对感染案例的尽早发现以及时溯源和阻断,这些都有利于对当下越发宝贵的港口作业力量实现更完善的留存和可持续发展。

02

时间维度

在疫情之前,中国的绝大多数港口本就能够比较灵活地进入到24×7的全时运作模式,以用更长的工作时间来增加作业产能供给,同时单位薪酬的增长也比较适度。应对疫情发生后出现的一些波段性高峰,该举措的实施便是一个重要手段。但是欧美港口企业在有意实施类似的方式时,其灵活性较差,会进一步与中国港口的出口产能形成落差。相关方面的改变,需要更高层级的力量才能推动。10月13日,美国总统拜登与美国零售业与物流业、工会组织等机构管理层代表举行会议,针对如何缓解当前供应链阻塞危机进行讨论。与会机构包括洛杉矶港、长滩港、国际码头与仓库工会、货车司机工会、美国劳工联合会和产业工会联合会、零售巨头沃尔玛和塔吉特、物流企业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等。在沟通与推动之后,拜登宣布洛杉矶港已承诺与长滩港一样,转为7×24作业模式,加急处理滞留港口货船上约50万个集装箱。沃尔玛和塔吉特等大型零售商也将增加在这两处港口的通宵业务,以加快卸货。

03

空间维度

对有场地条件的港口而言,开发临时堆场增加吞吐能力以舒缓港口压力是一种切实有效的做法。今年国庆黄金周出口高峰期间,为化解盐田港区堆场压力,保障外贸运输稳定,盐田区政府多个部门高效协作,将约4万平米地块临时租赁给盐田国际用作临时堆场,并在4天内完成各项手续及前期施工,9月22日正式交付使用。该场地能消化盐田港约7000个空箱,从而腾出更多的港区堆场空间容纳出口重箱以间接提升港口处理产能。

04

技术效率维度

在人员、时间和空间维度都没有太多突破余量的情况下,依靠先进的软硬件系统显著提升港口的作业通量已经成为各大港口的必选动作,只不过大家在不断地通过更新的技术手段来持续突破峰值纪录和水平。这其中包括更为一体化和对各种设备资源具有可视性的港区作业调度系统及中控大屏,使得运营忙而不乱,减少船舶的扎堆和泊位资源的闲置。同时借助5G技术实现的高度自动化的远程起重机和无人集装箱运输重卡车队的配合,实现相比之前人工作业产能的显著增长。中国青岛港、上海港、宁波舟山港等头部集装箱大港目前都已经在自动化技术的助力下显著提升了作业能力,同时这也是一种无人/无接触式解决方案,对仍有波动的疫情是很好的应对模式。

05

上下游衔接维度

除了在港口自身环节的优化,在船队、货代、港口、物流公司、海关等环节之间进行的多种信息的电子互通与处理,对于显著缩短传统作业所需的时间、纸质单据数量并且在加强真实性验证方面作用突出。在上海,由中远海运集团发起、上港集团等多家企业参与的基于区块链技术打造的GSBN(全球航运商用网络)平台,实现了无纸化放货,大大缩短了整个处理周期,助力特斯拉上海工厂实现了当天运抵上海的零部件集装箱当天提货,显著提升了港口的实际产能。

06

片区协作维度

港口是全球海运商贸供应链上的重要节点,但绝不是孤立节点。同一湾区/片区内的多个港口,有必要在当前严峻的供应链波动格局下加强合作,互为备份,在多种原因造成的临时性的产能触顶后,及时进行切换。这其中除了完善的切换操作流程预案之外,也需要合作港口之间的信息系统的对接,从而流畅地实现突发应对。

全球海运供应链在疫情以及世界经贸新秩序的形成过程中也在不断进化和重塑。祝愿包括港口在内的全链条上的企业,一方面深耕自身潜力,一方面上下游通力合作,尽快推动全球商贸供应链重回正轨,为全球经济秩序在后疫情时代的重建再立新功。

注:以上文字收录于《中国远洋海运》11月刊的“航运圆桌”栏目

 

新闻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