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希腊船东最爱哪些中国船厂?为什么给中国的订单达日韩总和的2倍?

发布时间:2024-06-05    242 次浏览

 

 在希腊船东价值400亿美元的订船狂潮中,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中国船厂所接获的新造船订单占据了绝对优势。
 
中国船厂凭实力独占鳌头
 
希腊船东在2023年和2024年一季度一共订造了401艘新造船,其中有266艘在中国船厂建造,是日韩船厂接单数量总和的两倍。
 
这些数字是对中国船厂造船产能、船台供应和造船技术进步的直接反映。
 
在今年5月于比雷埃夫斯举行的Naftemporiki航运会议上,希腊航运大亨Harry Vafias指出:“中国船厂无疑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在一些领域,他们的船舶质量已经超过了(韩国船厂)。”
 
哪些中国船厂在为希腊船东造船?
 
从具体造船厂来看,中船集团旗下船厂自去年年初以来获得了价值约41亿美元的希腊新造船合同,位居首位。
 
恒力重工正在快速追赶。自从与希腊船东Thanassis Laskaridis签订第一份新造船合同以来,恒力重工又吸引到了希腊船王George Procopiou大手笔新造船计划中的一部分订单,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里积累了10亿美元的希腊造船业务。
 
George Procopiou的巨额订单有很大一部分都签给了新时代造船。该船厂目前获得了价值36亿美元的希腊油轮建造业务。其中大约一半是由Procopiou家族签订的,包括VLCC、苏伊士型油轮以及LR1和LR2型成品油轮。
 
中远海运集团重工获得了约16亿美元的希腊新造船订单。
 
在这场大规模接单活动中,扬子江船业也占据了不小的份额。江苏新扬子造船等扬子江集团船厂拿下了17亿美元希腊订单,包括John Cousta领导的Danaos公司下单的甲醇双燃料集装箱船,以及从Kollakis家族的Chartworld Shipping到Tsakos Energy Navigation等不同客户下单的成品油船。希腊船东Evalend据称是首家在扬子江船业建造MR型油轮的外国公司。
 
日韩船厂选择灵活接单
 
在希腊新造船订单方面,韩国船厂排第二,获得了83艘订单,日本船厂则以50艘订单排在第三位。
 
当市场发生变化时,与船厂建立好关系显得尤为重要。2023年初,Tsakos Group发现自己已经不再需要原本在HD现代重工蔚山船厂订造的4艘支线集装箱船。这家韩国船厂最终同意将这笔订单变更为2艘配备洗涤塔的苏伊士型油船,在当时看来油船是更有希望获利的投资。
 
韩国船厂普遍面临着劳动力短缺和材料成本上升的问题。
 
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日本船厂同样也在采取更加灵活的路线。
 
大岛造船(Oshima)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自从这家知名日本船企放弃了数十年来坚决拒绝与希腊客户打交道的做法后,就再也没有走上回头路。
 
Polys Hajioannou正是在2020年底打破这一局面的希腊船东,他所领导的Safe Bulkers以及他的兄弟Nicolas Hajioannou领导的 Alassia NewShips Management过去16个月里已经在大岛造船订造了多艘卡姆萨尔型和Ultramax型散货船订单。
 
还有一些日本船厂则与Kyklades Maritime和Alberta Shipmanagement等其他希腊客户建立了造船业务往来。
 
另一大日本造船集团今治造船(Imabari)一直是 Angeliki Frangou的首选日本船厂,Navios Maritime Partners的许多MR型油轮订单都是与该船厂签订的。
 
日本船厂的品牌价值是其仍然能吸引希腊船东的一个因素,这或多或少会使日本船厂建造的船舶在二手市场上成为比较受欢迎的对象。
 
Harry Vafias解释道:“当你像我们一样想要快速买卖时,你就会想要拥有流动性资产。”


 

新闻动态